• 九柱天地會

Helen Palmer 九型人格

天地會會員 Kosby 最近參加了九型人格資深導師 Helen Palmer 來港授教的兩天課程,在此多謝 Kosby 慷慨把他在私人 Facebook 的課後感原汁原味地分享至這個 Blog。

2016年10月30日 Kosby Helen Palmer 九型人格course

一見到九型人格大師 Helen Palmer開班,其實我都有問人好唔好去,會不會有得著等等,答案係決定試一試上外國老師的堂看看感覺如何,而且這個課程說是九型高階,即是學完basic九型之後呢?有甚麼後續?怎樣用?要改變嗎?怎改?這可以算是一個next step。所以去用一連兩日weekend上完。 今次Helen用了很多時間講了很多有關改變state of mind的事。與其說我們有九型的性格,不如說我們每人有自己的偏執,這種偏執構成我們的世界觀,我們認為世界應該是我們自己想法那樣,其他想法都是錯的,這是一種illusion。我們只看到part of reality,用自己的世界觀去看,但忽略了其他(型號看到的)現實。例如我6號看到的世界是危險的,四處都是災害,意外的可能性,你們怎會看不到? 3號看到的是,自己要有表現有成績,別人才會喜歡我,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嗎?這種自我創造的「現實」,就只是「我們自己的現實」,不是其他人的現實。 而在建構我們自己的世界觀時,我們用的都是我們腦中的過去、未來、想象出來的,極少留在「當下」;當新認識一個人時,已經從過去找資料「這種人我見過,大概是這一類」,然後預測未來「我這樣這樣做,他就會有這些反應,一定會是這樣」而很多時看起來是很真實的,但有可能那一刻我們是被自己的偏執令我們作出自動波的反應,例如我6號就會本能防衛,覺得這新的人未信得過,有危險,不可以向他透露甚麼,會有事發生,然後我會因為這樣覺得焦慮、不自然,受苦的是自己,對方甚至不會知道。我們沒有在留在「當下」去感受真正的現實,去感受這個人真的一面,就自動波用自己的偏執解讀他。 而且我地經常會指控人:「是你令我感到受傷害,是你令我憤怒,你有問題,你要改!」事實是,我們改變不了任可人,感覺傷害、憤怒的是我們自己,這個問題是我們自己要處理的。(一般日常相處下,不是極端環境) 所以Helen提出就是要Relax自己的偏執,當一個觀察者觀察自己內在,要察覺到自己(6號)恐懼又來了,它又發生了;當能夠看到、觀察自己的偏執時,就會相對容易以一個旁觀者心態去看這恐懼,就有可能「保留這個感受」,但「不會把他act out」,告訴自己「我看到我的恐懼,不如relax一下」。有人會說,為何不可以發洩出來?我怕就是怕。作為6號,我們的偏執是恐懼,物理法則,energy follows focus,所以我們把大部分energy都放在恐懼的事上,我們是很累的,為了解決恐懼我們well-planned,想很多contingency,失眠想著幾十個可能發生的scenario,我們會懷疑、失去信心,停滯不前。而如果可以relax自己的偏執,我沒有失去我恐懼的感受,只是我relax後可以用新的方法行動去面對,就有機會看到之前我看不到的,看到愛和同情;為何還要讓自己suffer在自己的偏執裡呢? Helen又說,學九型我們找得到自己型號的話,其實已經運用了自我觀察者的能力,你會知道自己一直在觀察自己的行為、想法,才可以用排除法排除一些不是你的型號。而要做到看到自己偏執又可以relax的話,就要靠meditation,靜心感受「當下」,不斷鍊習,做到是當(6號)那個恐懼的時刻就在我面前,我觀察到自己的恐懼反應又會出來,然後又會用同一個pattern攪亂件事時,我能夠立刻放鬆自己因為恐懼而引致身體某部份的繃緊; 放鬆,讓事件繼續發生,it is what it is,感受當下的事實,不是用舊的方式,我的能量沒有用在act out恐懼上,新的可能性會發生,是未知,但可能是好的未知。這大概就是(6)的美德 - 勇氣吧! 結論:之前找不到原因練meditation,也怕做了我會感受到一些我未知的地方,現在非常有原因了。 寫俾自己睇,所以大家未必明我寫乜,可能我都唔係明晒,但我就係覺得要寫出嚟。九型真係好值得學,作為一個reference 。你知道你帶俾人痛苦,你亦知道人地帶俾你痛苦,唔了解自己唔了解別人呢啲事就會重覆發生,俾自己多一個option,do the best of yourself,從了解開始。

15 views

九柱天地會 Enneagram-Action 版權所有。不得轉載